你的位置:主页 > 房产快讯 >

女大学生因退租纠纷服毒自杀!生命只有一次

发布时间: 2022-05-21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十天前的12月13日晚,出生于2001年的小程因抢救无效而在西安市中心医院去世;前一天(12月12日)下午,她喝下了一整瓶名叫“敌草快”的剧毒农药。

  小程喝药轻生的原因,是她和房东长达两个月的退租纠纷。在生命结束前,20岁的小程在病床上告诉父母,在未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,房东任某就将出租屋转租出去。

  房东任某和小程的部分聊天截图经过各路媒体多方调查发现,小程在和房东产生龃龉前,经历了和相恋两年多的男友分手、确诊“双相障碍”心理疾病等遭遇。

  退租纠纷,可能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因此,房东任某在此次小程自杀事件中需要承担怎样的责任,也引发了一片热议。

  小程的家位于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,父亲老程是搞装潢的,20岁的小程是家里的长女,下面还有11岁的妹妹和10岁的弟弟。2019年春天,18岁的小程和同乡小周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  随后,小程来到离家260公里外的西安读大专,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。按计划,大专毕业后,小程将到另一所高校完成专升本,继续深造。

  今年6月,因为准备专升本,小程和家人商量,在西安市新城区租住了联志花苑小区内的房子,那是一套40平方米的两室单元房,她租住了其中一间,租期一年。房东任某是一名七旬男子,他原来住的城中村被拆迁了,补偿了大大小小11套房,小程租住的就是其中一套的一间。事实上,当初租房的时候,是男友小周去租的,两人刚开始也一起住,直到今年9月分手,两人就分开了,只留下小程一个人租住在那里。

  根据今年6月11日签订的《房屋租赁合同》显示,租赁合同为一年,即2021年6月14日至2022年6月13日。押金是3000元,租金分两次支付,即2021年6月11日,支付11400元。2021年11月14日支付11400元。小程提前退租,可能有两个原因:一方面是失恋。

  今年9月,她和相恋两年多的小周分手了,具体原因小周没有对媒体透露,只表示“并没有闹不愉快的事”。另一方面是心理疾病。今年10月6日,小程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西安市中心医院精神心理科看病,最终被确诊为“双相障碍”。

  门诊病历如是描述:“患者4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心情差,兴趣下降、有自杀观念,影响上学。医嘱建议,固定起床时间,坚持服药,定期复诊,建议休假2周。”

  “4月前”应该就是今年6月,也就是小程向父母提出在西安租房准备专升本的时间点。而此后和她相恋两年多的男友在和她同居三个月后分手,这应该不是简单的巧合。资料显示,双相情感障碍(BD)又名“双相障碍”,是一种既有躁狂症发作,又有抑郁症发作(典型特征)的常见精神障碍。

  小程是否因为病情而导致失恋,而这又加重了她的病情而不得不去就医?或者说,在今年6月提出租房前,小程是否已经有了“双相障碍”的症状,而这也是她觉得在家无法专心复习专升本而需要外出租房的原因?

  从目前小程一方提供的证据来看,房东任某是一个脾气暴躁、出言不逊的拆迁致富老人。今年10月31日,完成学校考试的小程在父亲老程的陪同下,一起到租房处打扫卫生,之后打算退给房东。老程表示,当时房东任某说,扣好水电费后就可以退费了。但是,在退费多少方面,小程和房东任某产生了严重分歧。

  关于押金,之前双方签订的《房屋租赁合同》提及“租赁期满后,在房屋内部设施完整,家具、家电完好无损及不欠任何费用的情况下,甲方(房东)全额退还乙方(租客)租金,否则酌情扣除押金”。合同最后手写补充了如下条款:“1.合同期内,如乙方退租,需要提前和房东协商,如经房东同意,乙方可进行转租。转租成功后,甲方退回乙方房租押金以及剩余房租。2.房东同意乙方在房间内做饭,墙面自然损坏,乙方不承担赔偿责任。”按照小程的算法,押金3000元及一个月1900元的租金,共4900元,在扣除约500元水电费后,房东最后应退回她4400元。

  而房东任某认为,中途退租涉及房子再转租的中介费和“狗把墙纸抓掉”等房屋损坏方面,他不应该退那么多给小程。很快,任某对于小程的措辞越来越过分。这让涉世未深的小程感到很无奈。为了讨回房租和押金,小程曾两次报警,在民警调解下,房东任某给她退了1300元。

  小程随后通过微信追问,“只给我一千三的话,你给我个很诚恳的公开道歉,那其实一千三也是可以的”。任某的回复是,“叔叔还指望你给叔叔道谦(歉),你还挺牛的”。此后的聊天中,双方均不同程度用到不文明言语。

  房东任某和小程的部分聊天截图任某的妻子伍某此前接受西南商报·源点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任某今年71岁,性格暴躁,发脾气时还会打老婆。任某也很抠门,在妻子的劝说下,他才卖了几套房子给3个孩子分了钱。10月底回家后的小程,还会时不时跑去西安,和父母说是准备专升本的东西,其实还是处理退租的事。11月11日,小程花了200元找人写下起诉状。诉讼请求共有三条——请求解除租房关系、偿还押金、偿还房租,总计4900元。

  12月9日,小程到西安市新城区法院交了66元诉讼费。奇怪的是,法院还没开庭,小程就在短视频网站上买了两瓶“敌草快”。

  12月12日下午,小程最后一次来到出租屋,并在那里喝下了一瓶130ml的“敌草快”。然后,她给闺蜜阿彬发短信,“我在联志花苑11号楼出租屋里,我带了两部手机,一部苹果13,一部苹果XR,里面有我和房东任某的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,帮我保存好,他说我死了会给我道歉的,我的小狗现在和我在一起,你可能要帮我照顾它几天。对不起,麻烦你来送我最后一程。”因为阿彬联系不到小程,立即拨打110报警。民警赶到后,将小程送往医院,并通知了其家属和报警人阿彬。12月13日中午,民警在医院询问小程,喝农药时是否有他人逼迫,她表示是自己喝的。当晚,小程去世,年仅21岁。

  目前,小程母亲公开表示,女儿已经火化,“我们悲痛万分,孩子最后一句话是要讨回公道让房东道歉。真的没有办法了,一定要房东给个说法,希望为孩子讨回公道”。而房东任某建议小程父母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后事。那么,拒不退钱、言语羞辱小程的房东,对于小程的死是否要负责?在死前,小程曾表示,房东任某对她说过“你把药喝了,我就道歉”类似的话。但在法律人士看来,目前仅凭公开的这些内容,很难让房东担责。首先,小程是自杀。在司法实践中,只有教唆他人自杀或帮助他人自杀,才涉嫌犯罪。显然,房东的气话还够不上“教唆他人”的程度。其次,房东任某仅仅是在一对一的微信聊天中辱骂小程,很难认定为“公然”进行侮辱。

  所以,房东的回应算是“话糙理不糙”,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是目前唯一的方法。无论怎么说,通过自杀等极端手段来维权,实在是不可取。毕竟,生命只有一次。

  (英伦圈推荐,刊载自“新民周刊xinminzhoukan”,作者:王嫱,参考资料:红星新闻、澎湃新闻、橙柿互动·都市快报、中国青年报、新黄河、西南商报·源点新闻;转载请注明。)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